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疫情下的武漢:留守和期待

現代快報訊(記者 熊平平)這個春節,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心武漢,無數家庭的年夜飯被疫情分隔。在家人企盼團圓的另一端,有人留守學校為外地同學處理文件,有人努力維持城市的秩序,更有人為眾人擋住肺炎。

當下疫情蔓延之時,焦慮也縈繞著每一個人,但不必恐慌,因為正是無數普通的平凡人仍然堅守崗位,努力維持社會運轉秩序,戰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才有了基礎。

△湖北大學校內

" 能平安,已經很滿足 "

一鍋大白菜煮丸子,拌上辣椒醬,就是徐豫徽一個人的年夜飯。

自疫情形勢緊張后,徐豫徽成為了留守武漢的大學生,他就讀于湖北大學,今年寒假在學院辦公室值班,傳達接受信息、處理校外同學文件,成為學院師生假期的 " 信使 "。

徐豫徽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他父親也沒有回安徽老家過年,在昆山一家酒店做后廚,越是節假日,他父親就越回不了家,城里人年夜飯喜歡在酒店吃,需要他做菜。

△湖北大學校內

" 但今年除夕他也放假了,我們就通過視頻相互叮囑,算是過了一個年。" 徐豫徽說,一個人,當然想家,但想到外面的疫情,能平安,也很滿足。

為了寒假留校,學校宿舍關閉后,徐豫徽在臨校小區租住了一間房,700 元一個月,白天在學院辦公室值班,晚上回來睡覺。

1 月 23 日,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加重,武漢實施了限制交通,對市內公共交通進行停運限制," 武漢成為了一座空城 ",街上大部分商店關門,路上也沒行人,非常冷清。

徐豫徽說,湖北大學周邊只有沃爾瑪還在經營,成為他每天食物的主要來源地。但自從 1 月 21 號疫情加重后,不僅蔬菜價格漲了,每天還得早早去排隊,而且每天 6 點就關門," 我只能買一些丸子和比較便宜的蔬菜儲備。"

受疫情影響,春節徐豫徽基本不出校門,需要去買菜時,他會戴著口罩走去沃爾瑪,基本生活都有保障。

△湖北大學校內

據統計,武漢共有高校 89 所,大學生數量達 120 萬,徐豫徽只是眾多留守武漢大學時的一個縮影。

但絕大多數大學生都回家了," 因為放假早,疫情只是 21 日后才變得嚴重,限制交通措施更是到 1 月 23 日才公布,多數學生都早早回家了。" 徐豫徽說,湖北大學大概只有近 10 個學生留守學校。

待在疫情中心武漢,徐豫徽也會慌,但他擔心的不是現在,因為假期人少,又和校外社會隔絕,比較安全。" 我比較擔心春節后開學,武漢 120 萬大學生返校,希望到時候疫情能夠得到全面有效控制。"

△湖北大學校內

" 恐慌不解決問題,城市的秩序還需要恢復 "

武漢某公共管理機關公務員黃生城的年夜飯也被疫情分隔了。

三十除夕,他和幾個同事在辦公室度過,因為疫情,他們哪里也去不了。

" 說實話,不是不想家,是回不去。" 黃生城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雖然他們不是一線部門,比醫護、公安情況好,但不回家也是迫不得已。

黃生城說,近日,他們單位同一大樓有同事確診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,盡管不是同一樓層,但自己有沒有被感染他也無法判斷。

據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研究,通過已有的病例,根據流行病學規律計算發現,此次病毒的潛伏期平均為 7 天,接觸的病毒多潛伏期就短,反之則長。短的兩到三天,長的 13-14 天。而且病毒在潛伏期時就具有傳染性。

因此,黃生城希望將自己在武漢隔離 14 天," 這個時候回去還給家人帶來風險,也不忍心。"

黃生城說,現在武漢大部分市場都已經關門,街上空蕩無人,春節期間,他每天在出租屋、辦公室兩點一線,處理文件、傳達信息,其他時間就自己看書學習,晚上 10 點離開辦公室。限制交通后,武漢的公共交通限制停運了,但好在他租住房子不遠,每天走路回。

" 我們辦公室每天都會消毒,單位有發口罩、體溫計,出門也一定會戴口罩。" 黃生城對現代快報記者表示,外面市場也都基本關閉了,沒必要出門,偶爾出去跑跑步,鍛煉身體來抵抗肺炎。

△湖北大學校內

但黃生城說,他們單位的緊張感是從 1 月 22 號中午開始的," 每間辦公室都在消毒,外來人員進入需要嚴格審核,公共樓道張貼了預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宣傳信息,一下子所有人就緊張了,22 號之前只有極少一部分人戴口罩,22 號之后大家基本都戴上了口罩,而真正這種緊迫感是從傳出限制交通后,大家都一下子懵了。"

但這種緊張感并沒有打亂黃生城和同事們的工作。

" 我的工作沒有風險,值班也正常,真正的風險主要還是醫學部門,我敬佩他們,雖然當前部分部門工作有些凌亂,但其實大部分都是正常運轉之中。" 黃生城說。

因此,黃生城對處于疫情中心也沒有太恐慌,因為恐慌不解決任何問題,反而會亂了章法,這個城市的秩序還需要恢復,需要所有人的付出。

除夕夜里,他最擔心的是在家鄉的父母,電話里他讓父母今年別外出拜年,而一個好消息是老家村長每天也會挨家挨戶盯防,不許村民外出串門。

盡管今年年夜飯不能一起吃,但為了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,需要餐桌另一端人們的堅守,他希望這座城市盡快消除恐慌,戰勝疫情。

△武漢武昌街道

" 我父母將病毒抵抗在縣城之外 "

" 我爸爸是湖北黃岡某鎮衛生院門診大夫,媽媽是一家專科醫院醫生,今年除夕夜里,他們都在值班,家里就奶奶、弟弟和我三人很簡單吃了年夜飯。" 余好英說,但這種情況是可以接受的,因為其他醫生家庭都是如此。

不同于武漢是疫情中心,余好英家所在地黃岡是武漢人口春節的重要輸出地,黃岡地區大部分返鄉者都是從武漢歸來,截止 25 日 24 時,黃岡確診新冠肺炎 64 例,成為武漢外,確診人數最多的城市。

因此,余好英父親工作除了坐診發熱門診,還需要去高速路口站崗查巡進城車輛旅客體溫,70% 返鄉車輛都要從高速口下,依照工作要求,每個鄉鎮衛生院負責一個片區,通過高速路口查巡、門診坐診,發現發高熱、疑似患者,再轉縣醫院接受治療。

母親在專科醫院,醫生護士全部三班倒,三天值一個夜班," 萬一有什么情況所有醫護人員隨時都集體跟上。"

" 我爸爸他們控制得好,目前全鎮沒有感染病例,但我只是覺得他運氣好而已,不是每一次都這么幸運。" 余好英說。

余好英學了八年醫學,目前在南方一所高校任職,她對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做過深入了解。她指出,今年和 2003 年非典不同,非典的特征是有一些超級傳播體,控制了超級傳播體就能有效阻止蔓延,但是這個有兩大難點,第一是持續人傳播,我傳播給你,不管你去沒去過武漢,只要你和我接觸了,就有可能會被感染,第二點在于被感染癥狀不再是咳嗽發熱為首發癥狀了,癥狀和流感很相似,判斷更為困難。

△武漢武昌街道

現在縣城疫情嚴不嚴重?余好英指出,像她父親這類基層醫生,目前是沒有辦法確診感染情況,但據她觀察,黃岡地區很多人都是在武漢工作回來過年的,疫情情況并不樂觀。

" 因為即使有 CT、驗血顯示感染,但最后一關必須要有試劑盒檢測,而且要專家會診才能確診。" 余好英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她父母雖沒有機會去協和醫院做研究,但他們在自己崗位上堅守,努力把這個病毒攔在縣城之外。

余好英特別想通過此次采訪,呼吁全社會關注黃岡抗擊疫情情況,希望有更多防護物資進入支援。

目前全社會都在呼吁給武漢市捐助物資,但是湖北的縣醫院、鄉鎮衛生院很多防護物資短缺,比如 N95 口罩非常緊張。

余好英說,她父親醫院只有三套防護服,還要消毒輪流穿。

" 我之所以愿意和你說,是因為我覺得他們太難了,真的很心疼他們,我同學是醫生,今年準備辦婚禮,也取消了,她還懷著孕在一線抗擊肺炎,另一個醫生朋友下班不敢回家,她就在住在租的房子里自我隔離,一個人過年。" 余好英說,這些普通人堅守自己的崗位,是對社會最好的安慰,也希望社會給予他們更多支持。

(文中黃生城、余好英均為化名)

以上內容由"現代快報+ZAKER南京 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查看更多內容
qq炫舞音乐
广告分成赚钱软件是什么软件 腾讯欢乐麻将有没有挂? cpcp彩票群 广东11选5 雷速体育直播官网 赚钱受益终生 欧亿彩票安卓 雪缘园足球资料库 天津时时彩 竞彩比分预测 打麻将开挂软件多少钱 卖香料摆地摊赚钱吗 红警攻略 四川快乐12 证件照相赚钱吗 最赚钱的拉新